文章

顯示從 八月, 2014 起發佈的文章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筲箕灣的大士王巡遊的日與夜 01

圖片
筲箕灣的大士王巡遊的日與夜 01

拍了幾年筲箕灣南安坊坊眾會的大士王黑夜巡遊,到今年 ( 2014 ) 才發現原來在勝會第一天的請神儀式中,大士王也會搬出來巡遊的,而今年的大士王,還是夜光制作的,夜光的大士王,留待下一 BLOG 文介紹。

在猛烈的陽光下,來到會場只有寥寥幾人,可能時間還未到,工作人員比現場的觀眾(其實多是攝影人)為多。

過了一會兒,不同團體的記錄人仕也到場了,時辰亦到了,大龍頭指揮一切,按程序進行。
誠然,日光下的大士王巡遊,和夜巡的氣氛不一樣,沒有了黑夜應有的神秘感,換來是廣府式樣大士王的趣緻。

大士王由球場的側行人道搬出,直走到公園尾才開始,減低阻礙交通的頻率,但始終巡遊路線,也會霸佔了一條行車線,希望駕車人仕體諒這些一年一次的傳統,所以不時出現,大士王與車輛相交的景況。
一眾人等,浩浩蕩蕩巡遊到了愛民街便停下來,放下大士王,男丁們抬著神轎,走到半山的張飛廟,劉備廟等請出神來,再由另一路線回到勝會的球場。

回到球場,大家已經汗流浹背了,在這烈日下的儀式,盡顯當事人,參與者的誠心。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面上繪畫的體會

圖片
盂蘭勝會內的其中一個環節便是神功戲,劇團內,每位劇員不論當天演的是甚麼角色,只要是有演出,每天便要演前上妝,演後下妝等,上妝時細心描上角色特點,對右對稱,色調濃淡等等亦是表達角色的關鍵,自己也曾拍下很多她們上妝時的相片。

其中一位攝影朋友 ( HOLOK ),為了體會他們的生活,也嚷著劇員為他上妝,這次是找上一位 "花面" 武生的劇員代勞,在他的臉上繪畫,一步一步,一筆一筆的畫上,一個武生的面妝,轉眼間已活靈活現在眼前。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熱情的盂蘭勝會 II

圖片
2014 一個月的盂蘭勝會 _ 熱情的盂蘭勝會 II

香港惠東平海水陸居民盂蘭勝會

上回介紹了熱情的街坊,今回集中在勝會中出現的五座大包山,亦是這個盂蘭勝會的特式。
步入勝會會場,首先吸引眼晴注意的是在場五座包山,自己亦是慕名而來,細心查看,發現不同的包山,設計上也不同,亦由不同制服的人仕看守著,自已意會到,這是由不同團體所組成的包山群,但為何會以巨大的造型在盂蘭勝會入供奉?

平時在會場供奉為鬼魂施食的五 "山" ( 遲些會有介紹 ) ,多是菜山,麵山,飯山,甜飯山,包山等,間中會看到豆腐山。五數為潮洲人喜愛的數字,五福臨門,五世其昌。。。 

因不知鬼魂數量,所以以 "山" 為單位。

現場的包山,和長洲太平清醮有些不同,二三層樓高的包山,下圍錦繡布帛,再在山面掛上平安包,插上彩旗。上面亦提及,不同的團體包山,裝飾佈置也有不同。

簡單的圍菜過後,演唱亦完結,時間漸近午夜,人流開始減少,但知道跟著來的環節是待一會後,大約在凌晨一至二時,大家會開始拉下包山,作為這個盂蘭勝會的完結。



在入口看去,幾座高包山,矗立在場邊,引來注目。
一眾街坊在包山下進食,欣賞歌唱表演。
包山的佈置
另一座包山,上面的佈罝明顯因不同團體而有所不同。
時間慢慢過去,大家也開始拆卸會場物品了。小型包山只餘竹枝骨架。
每一物件也要齊心整理。
各自有自已的物件處理。
神壇上的法師也開始誦經。
凌晨一時許,大家開始在大包山上拆卸了,先將基層的圍布包好,可能下一年還要使用。
人多合作
轉眼間,包山的底層已拆去。
工作人員還要走入包山,拆除配件
五個包山,幾十人同時工作。
神壇也開始拆卸了
大家也在忙著
去到這個狀態,算是暫時完成,其他留待拉下包山後再作進一步序。
前後也用了大半小時
大家不停的在工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