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園鄉_雅適美 | 我做法官

在沙田坳道的綠色小巴站旁,有一群與現場環境不協調的寮屋,但這一群寮屋,是上世紀黃大仙區碩果僅存的 "竹園鄉",經過多年的拆卸,現只剩幾十間的寮屋,在周圍的新建的大樓下,更顯得歲月的流轉,見証著黃大仙區的變遷。

在竹園鄉內,有一間理髮店 _ 雅適美髮屋,內裏有一位在上址工作了幾十年的 "法官" 莫生生,對不起,應該是髮官,它對自己的孫兒說,爺爺的職業是髮官 ( 法官同音字 ) 呢,單憑說話發音,法官。。。好不嚇人的職業,當真很易令到小朋友相信,但寫出來,便知其明顯分別了。

這個同音玩笑,筆者也會心微笑,証明莫先生對自己的職業感到自豪。


在寮屋旁,三個大字,說明這裏的村名


在村內的窄路內,便是通往雅適美髮屋的通道,而旁邊亦有已拆掉寮屋的空地,圍上鐵絲網。


門口不甚起眼,街坊當然知道門路


負責女賓的莫先生,正熟練地為客人捲上髮卷


邊說笑邊做,和顧客閒話家常。婆婆是趁著空閒的時間,趕在農曆新年前,為自己的髮型,重新整形,新年新氣象,在新一年有一個新開始。莫先生說,近年已沒有在農曆新年尾禡後加價這個習俗了,所以其實不用太急在尾禡前理髮,當然在閑時理髮,不用太擠迫。


這種舊式的電髮工具,和現今的髮型屋不同,大家留意,左邊的牙籤,亦是其中一種工具


理髮店內,數十年如一日,設備也保存著,散發出舊時代的味道


一邊和筆者及婆婆談天,一邊熟練地在婆婆頭上捲著,幾十年的功力與手藝,盡見一斑。


以前門前有一條舊的行人天橋,拆掉後換上另一條有升降機的行人天橋,筆者和婆婆說,這外形天橋太新潮了,和竹園鄉格格不入。

但婆婆說,她們上年紀,雙腳不太靈光,有了升降機,她們十分方便上落,這正正是平常所謂保育問題的正反面,外面的市民,當然希望保持舊物原有的風貌,但在當處生活的市民,未必是同樣想法的,這種的論點,筆者不只一次提出了。


四周已是幾十層高的建築,圍著竹園鄉,竹園鄉的前路,顯而易見,現在只是見一步得一步而已。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又黎 DIY, filter holder for panasonic 7 - 14mm ultra wide lens

讓沒有無線連接的DSLR相機也可以用無線連接 TP LINK TL-MR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