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船街炮尖鍛造蔡先生

曾幾何時是海岸邊的旺角渡船街,顧名思義,曾是上船的地方,滄海桑田,幾十年後的今天,完全不復見昔日的景觀,現在只是大馬路旁的一條街道。

在西邊的地界,沒有沾上旺角太繁忙的都市生活,一些式微的工業製造,仍在這裏過著十年如日的生活,但這些式微的工業,也在僅有的時限下生存著,因為重建的項目,在舊區不停進行,同時亦沒有新血延續這些工業,消失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這些問題,不是單一地區的問題,而是整個香港發展的問題,前曾特首的施政下,香港大部份的工業也死亡,只剩他口中的金融及服務行業,令到香港的工種嚴重缺乏,同時堅持地不復建公屋居屋,每環互扣影響,令到市民活在沒有希望的都市上。

蔡先生,十分友善,但不愛說話,和筆者太多數拍過的行業一樣,只是看著今天,沒有太多的未來預算。適時的開始工作,咬著一口煙,重覆的動作,在酷熱的火爐邊工作著,日復日,月復月,過得一天便一天。

以前沒有機器時應該是人手鍛造,大家也會在大小的電視劇集,曾看過一些打鐵的鏡頭一樣的。現在利用機器的輔助下,可以更有效率的工作,要求的產品成形更準確。

炮尖鍛造的過程大約是這樣

簡單而言,利用媒火燒紅炮尖,令到鋼材軟化,經過機器的打壓,成形。

因為經過煤火淬練,鉋尖鋼材內部結構化學改變,在炮尖冷卻時,到達適當的溫度,立即放入水內冷卻,固定了內部的結構變化,這種方式,令到炮尖硬化,適合應付一些猛烈互相打擊的工作,例如維修道路時鑿地的用途。

最前頭的三幅,已是成品了,準確的炮尖斜度要求,硬化後的成品

鋪內的其他工具




這個簡單的風爐,在管口送入鮮風,加強媒火溫度




在開始工作前,要清理早前燃燒過後的凝固物





為機器唧油,機器運行時更順暢




這一盤赤紅色的化學料,是將冷卻了的炮尖,插在這盤的化學物料上,筆者也不知是甚麼,當然是有利炮尖的壽命的方法




開始時,先將已有大概形狀的炮尖,放在煤火內加熱到合適溫度




將燒紅的炮尖,利用機器打出要求的炮尖斜度,來回鍛打數次,放在水內,急速冷卻炮尖,肉眼觀看溫度變化,再放入化學物完全冷卻。

















基本上,炮尖的鍛造過程便是這樣,過程內含蔡先生的經驗判斷溫度的變化,重覆的鍛打。

拍攝後,大家可以看到這一段的渡船街,已是十室九空,沒有了昔日的景象,只剩下待拆的時光,和大多數的式微行業一樣,拆卸後,是沒有太多人會繼續了。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又黎 DIY, filter holder for panasonic 7 - 14mm ultra wide lens

讓沒有無線連接的DSLR相機也可以用無線連接 TP LINK TL-MR3040

幾個人在途上 _ 再戰飛鵝山發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