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巷高人 _ 巴域街發記

先題外話:田生地產,或者可算是香港擁有舊樓資料最多的公司,在它的地產公司門前,全是它收購的的舊樓相片,如果大家想緬懷已拆去的舊樓宇相片,可以到它的地產公司門前看看(一笑)它和士發局的關係,不知是如何了。

深水埗長沙灣一帶,重建潮開始,巴域街也不是第一次拍攝了,今次介紹的事物,將會隨著這個舊區發展而消失 _ 巴域街發記理髮

先吸引筆者眼光的,自然是特別的視覺展示,在白牆上寫滿紅字,可算是初代的都市graffiti,內容主要是推廣它自己的後巷理髮店鋪。開在後巷的理髮店,在香港可以是一種特式,舊有社會的典型自力更生例子,比較便宜的價錢,為街坊服務,陳設或者器材簡單,但理髮的基本要求,還是可以達到。

白牆紅字,單看內容,發記不只是單一門生意,還有磨刀的技能,由牆上的價目,和地上的木板上的新價目,可以看到後巷也有通脹的壓力。





磨刀的價錢亦十分便宜,磨較剪也只是$10元,還有老人優惠。而理髮店的生意,在後巷的環境下,只可以算一般而已。

當筆記在拍攝途中,聽到巷內傳出陣陣樂韻,原來是發記拿起他的樂器彈撥。遇上這機會,筆者當然走上前傾談。據發記說,這一個是陳琴,但筆者回家後,在網絡搜尋,沒有太多有關它的資料,因為這個結他狀的樂器,筆者也十分感興趣。只有三條絃線,絃線上的格線也比結他為少,意味著可以彈出的音調較少。

這是一個中樂器,因為據發記回憶,以前很多街坊到它這裏“操曲”(粵曲),後來太多人了,防礙了他原有的理髮生意,所以沒有再約街坊到來。在他展示的舊相片,真的看到當年的熱鬧情況,窄窄的後巷,坐滿不同的人士,大家彈奏著不同的樂器,而其中一名唱曲人士,每次唱曲後,還派金錢給他們,不知原因,但發記也不知他的背景底蘊,素來萍水相逢也是這樣的。

陳琴的樣子



筆者還用相機的攝像功能,即時錄下他演奏的情況,看看有沒有機會給大家欣賞。

一曲既罷,發記又拿出另一樂器來,筆者即時感到,這個發記原來是一位高人來,應該還有不少的才能!

另一樂器是小提琴,中國民謠



又一曲演罷,筆者也有錄下的,發記技癢了:)話匣字打開後,除了彈演樂器,他還向筆者展示,很多東西也是自己DIY的,以木工為主。

這一支洞簫,亦是他DIY的,是大家平常所見,大廈外牆維修時用的竹支,截下最尾一段製成,手工當然比不上專業製作,但亦充滿誠意,而音色也準確,當然亦有示範一次,低沉的簫聲,充滿後巷,香港吹奏直簫的人士比較少,大家偏向吹奏橫笛的。






完了?是未完的,還有其他DIY樂器,另一款是二胡,我忘記了是甚麼木材製作了,蛇皮面,但因沒有弦線,無緣欣賞了。

完了?是未完的,還有的是,他從袋子裏,拿出平常練曲時打板(打拍子)用的工具,狀似木魚,但長方形,也是DIY,敲打上來,聲音十分響亮,筆者亦忘記了甚麼木材,但應是很貴的一種,因發記不只重覆了一次說,這種木,有錢也難買了。



完了?是未完的,還有的是,除了樂器外,還有其他的木工DIY,下相的小水桶,當然也是發記製作,亦是你有金錢也未必賣給你的,柄身連水桶的彎形出,不是另加的。

另還有一些會發聲的孩童玩具,也是木制,筆者沒有一一拍下。






完了,當天所見的DIY加樂器彈演,真的完了,但我不知道發記還有沒有將其他傑作收藏起來,還有甚麼才能未展示。

再看他每天生活的地方,將近三十年的生活,便是在這裏渡過。工作便是生活,生活便是工作。






上面是發記年青時的相片,年青有為

傾談途中,發記拿出一本書刊,原來曾經有機構訪問他,制作了一本到物,記錄深水埗點滴。亦多得平常的坊間機構,不停的在進行記錄香港的,今日的資料,是明日的歷史。



後巷奇人的故事暫完,未來巴域街是如何,大家還未能知,這些後巷的生態環境,還可以保留多久?亦是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首要面對的,是今天的生活。

現實是。。在看著文章的你,是否還會到後巷理髮?不用說出答案,大家心裏有數,應該知道生活在後巷的艱難狀況。。。。。

延伸閱讀:
回家後,在網上找找發記給我看的小冊子資料,是HULU Culture下的一個活動制作的,其中一環節是訪問了發記,大家可以到下面的連結看看有關發記的資料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又黎 DIY, filter holder for panasonic 7 - 14mm ultra wide lens

讓沒有無線連接的DSLR相機也可以用無線連接 TP LINK TL-MR3040

幾個人在途上 _ 再戰飛鵝山發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