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河水殤

已經不是第一次談及, 已發展的國家, 利用發展中的國家對金錢的渴求, 沒有金錢就代表沒有生存的權利.

很多污染的行業, 會推到法例未完善的地方進行著, 而發展中的國家, 本身的法例亦未臻完善, 加上種種人事問題牽涉其中, 這十多二十年, 不同的污染問題, 正在我們的中國發生著, 進行著....


++++++++++++++++++++++++++++

圖片來源 :

200911月至20107月,綠色和平污染防治組的工作人員與攝影師盧廣在長江沿岸考察工業水污染情況時,在江蘇省太倉市浮橋鎮的一個漁業村裡數次停留,與攝影師一同見證了一個長江沿岸漁業村所承受的水污染之痛。

下面三張相片摘自 : 網易新聞

攝影師 :盧廣
相片提供 : 綠色和平


click to enlarge
延伸閱讀 :

這輯相片共有 26張, 如果大家有興趣, 可以到以下網址觀看



網易新聞 : 一個長江沿岸漁業村的十年

部份內文 :

讓漁民們感到憤怒和無奈的不僅僅是污水處理廠排出的工業廢水。沿著瀏河與長江交匯口位置沿長江逆流而上200米處,在長江的中心,平靜的江面上赫然呈現一灘洶湧翻滾的黃色漩渦,污濁的江水從水底深處急速的翻滾上來,在白色泡沫的覆蓋中散發出強烈刺鼻的氣味。「這是玖龍紙業的一個排污口,一年到頭往江裡排放污水,附近的村民都知道。在這樣的地方打上來的水拿回去喝,你說人能不生病嗎?」謝春林駕著船繞著這團混黃的水花轉了一圈,忿忿不平的說。他又順著排污口向江面下游開出500多米,把船停下來,拿出一個小小的水桶,把江水一桶一桶地提上來,倒入到船上藍色的塑料蓄水缸裡。打了大半輩子漁、喝了一輩子長江水的他,並沒有做好準備離開這條危險的河流。「我們是船上生,船上長的人,現在都不能喝這裡的水了,離開了船,我們去哪裡活?」


.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又黎 DIY, filter holder for panasonic 7 - 14mm ultra wide lens

讓沒有無線連接的DSLR相機也可以用無線連接 TP LINK TL-MR3040

幾個人在途上 _ 再戰飛鵝山發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