壩上說 02

日出東方 _ 壩上日出第二天

昨天的日出, 滿天紅霞, 只間中在雲隙中看見朝陽的光線透出, 過後還是整天的陰霾氣氛, 說不出的掃興. 天氣未有預期的那麼寒冷, 身上的衣服, 可以算是保持了身體的足夠溫暖, 但在第二天的日出, 竟然是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

一早 morning call 大約是在 5:45 分, 其實是沒有 morning call, 只不過是自己按時起床吧, 預定 6:30 分出發. 一行人上車時, 抬頭望天, 天還未光, 竟是一天的星海, 昨天還是密雲滿佈, 今天竟是沒有雲的早上, 而空氣溫度, 也比昨晨低了很多.

大家在車內, 已隱隱發現天氣反常之處, 大家說話或者呼吸時, 口中是不繼噴出白氣, 這種情況, 只有在極寒的天氣下才會有的. 大家心內已有一個大概的估計.

經過一輪的不知路徑, 不知名的山野, 去到一處空曠的山頂, 司機說就是這裏了, 自己心中, 覺得有些少奇怪, 因為現場環境, 東面一樣是群山環抱, 又是一處不理想出看日出的地點, 之前也知壩上的地理位置是這樣, 但去到現場, 真是如傳言一樣.

下圖是大家停留的山頂位置 :



大家步出車時, 不禁打一個冷震, 天氣真是不尋常的寒冷啊, 但既然到了, 只有硬著頭皮, 打開自己的攝影器材, 進行拍攝. 大家各自去到拍攝日出的有利位置, 但心中都已打定輸數, 因為問題有二, 前面東面的山太高了, 正常攪到太陽的時候, 已經是太光了. 第二點是, 頭上的天空, 出奇地清澈, 一片小雲兒也沒有, 所以又正常是, 日出只有一個太陽而已, 沒有其他的可觀因素, 這樣的情況, 不會太美麗的.

大家在等待日出的期間, 因為身處山頂, 強烈的冷鋒, 呼呼的不停吹來, 大家真是把持不住, 太凍了, 連手指也痛起來, 大家只好躲在山的右邊的山坡處避風, 等待日出一刻, 但看見遠處的東方, 太陽其實已超出了地平線, 只不過被前山擋著看不見而已.

相片看見, 只留腳架和相機在山頂吹風, 這正正留下錯誤的一著 ...



看見太陽了, 真如自己所想, 基本上是拍不到了, 光差太大, 不可能拍出日出的的太陽感, 只好拍拍其他景色, 但此時的大家, 已是強弩之末, 被寒的冷鋒, 完全地打敗了, 同行的朋友, 取出隨身的溫度計, 放在石上測試氣溫, 測出來的氣溫是零下 5, 6 度

但在壩上的日子不長, 如果不拍, 便再沒有日出可拍了, 只有硬著頭皮, 頂著寒冷進行拍攝, 但同行的朋友, 有些是用菲林的"名貴"相機, 機身全金屬, 基本上, 冷得不可能楂上手, 如一塊冰塊一樣, 他只有一會兒在車上休息, 待相機暖一些, 又下車進行拍攝. 而另一位朋友, 相機已發出罷工的訊息. 不肯工作, 相信是電池的電壓因天氣太凍而下跌至不能工作的狀況.

只剩自己, 另一位用 5D, 350D 的朋友可以繼續拍攝, 正當自己以為沒有問題時, 輪到自己的相機也罷工了, 因為早前自己避風, 留了相機在山頂上吹風, 現在的相機, 真是冰一樣, 冷凍非常, 自己的相機是 CANON 1D MARK II, 基本上又是一舊金屬來, 自己挨在 VIEWFINDER 拍攝時, 呼在機背的口氣, 立即變成冰霜的白色, 可想而知, 相機真是變了一塊的冰塊.

相機的 AF 不能運作, 快門簾亦不識回捲, 相信亦是電池的問題, 因為我和早前的朋友, 所用的電池也是代用電, 不是 CANON 的原裝電, 而同是金屬的 CANON 5D, 運作完全沒有問題, 只剩塑膠制的350D 和 5D 可以拍攝 .......

下圖是大家太凍了, 太陽未出時, 只有躲回車上, 你可以看見, 車窗外已經結霜了



日出拍不到, 還剩下甚麼可以拍呢? 還剩下的是, 山腳下的村落, 晨光照在村落上, 加上村民煮食早點, 炊煙四起, 形成的畫面也十分美麗. 但自己號稱專業的相機又不爭氣罷工, 只有問朋友借他的 5D, 拍下下圖的情境, 可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



第二天的日出, 便是在這樣渡過了 .....
一個冰冷的日出, 真是難忘, 風括面, 風吹手指痛, 相機罷工 .....

第四天的早上, 已預定了駕車回北京, 為了保留精神, 所以不會再晨咁早起床拍日出了, 回憶中只剩下這兩天不同的日出情境
.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又黎 DIY, filter holder for panasonic 7 - 14mm ultra wide lens

讓沒有無線連接的DSLR相機也可以用無線連接 TP LINK TL-MR3040